美国股市开盘收盘时间,但斌:王波明对话瑞·达利欧

王伯明与芮达利奥会谈:美国经济相当脆弱。加息将逆转中长期利率,从而影响全球市场的原创性:瑞达利奥(Rui dalio),瑞达利奥财经的前桥水基金创始人。“美国仍然是全球储备货币的发行国。美国加息后,中长期利率将反转,利差将被挤压,这将影响全球市场。美国经济实际上相当脆弱,这种脆弱性,或对这种脆弱性的理解,也将促使美联储重新审视货币政策。”12月8日,在由财经杂志、财经网和财经智库主办的2018三亚金融国际论坛上,bridge water fund创始人雷达里奥(芮达里奥)表示。雷达里奥相信所有的事情都会重复发生。这是一个经济周期。但是还有一个相对较短的周期,叫做商业周期。商业周期出现衰退。市场衰退后,央行将提供信贷,这可以实现购买力并带来债务。随着经济增长,增长限制也越来越少。央行将再次收紧货币政策,我们的利润将下降,股价将上涨。收紧货币政策后,将影响资产价格,改变中长期利率的差异,改变人们对投资回报的预期,最终导致更多的债务问题。偿还债务的问题会给经济带来下行压力和衰退。衰退过后,央行将恢复低利率的货币政策。因此,循环是这样重复的。雷达里奥表示,这种债务压力累积、导致利率接近零、印钞和购买金融资产的循环在过去一个世纪中发生了两次。第一次是1929年至1932年的债务危机,第二次是2008年至2009年。在这两个场合,中央银行印制了大量货币,购买了大量接近50万亿美元的资产,并非常低地降低了利率,从而刺激了经济。因此,各种资产的价值都更昂贵,如股票、债券、房地产、私募股权等。所有资产类别的价格都在上涨。雷达里奥还警告说,一年半前,他们开始刹车。在美国,利率已经上升,美国仍然是全球储备货币的发行国。加息后,中长期利率上下颠倒,挤压利差,影响全球市场。关于美国2019年的经济形势,雷达里奥表示,美国市场相当脆弱,这种脆弱性,或对这种脆弱性的理解,将促使美联储重新审视其货币政策。尽管美国的所谓财政刺激将实现驼峰式增长,但美国仍将有大量债务。这些债务水平将在明年面临市场挑战。事实上,这种财政刺激已经导致了经济的驼峰效应,并将导致经济放缓,从而对市场产生负面影响。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市场将迅速下跌,而是说它相对脆弱。雷达里奥还指出,减税的财政刺激现在更能刺激经济反弹,这使得股票更具吸引力。现在我们看到了美国经济所谓的强劲表现。如果考虑到利率和股价的收紧,实际上改变了股票风险的收益率,具有一定的滞后效应。世界各地的经济都显示出疲软的迹象,未来可能会出台更多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。换句话说,政策滞后于经济,而经济滞后于市场,尤其是一些市场趋势。谈到公共福利,雷达里奥认为,中国的公共福利发展极大地提高了公众和政府对公共福利的认识。如果社会想要正常运转,自由市场的人们就不能赚很多钱。他们还必须关心那些失败和受苦的人。我们的社会必须有慈善家。以下是这次演讲的真实记录:王博明:在对话之前,让我们介绍一下雷达里奥。早在改革开放之初,中信集团就在20世纪80年代初邀请他到北京培训中国第一代金融交易员。在这30年里,他一直与中国联系在一起,所以他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从无到有,从20世纪80年代初到今天,布里奇沃特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,现在他们管理着大约1600亿美元。最近,雷达里奥先生又写了一本书《原则》,由中信出版社出版。一个外国人写了《原则》,这本书已经成为中国最畅销的书,发行量接近100万册,创造了一个奇迹。雷达里奥,我们网站上有1000个人在听你的意见。Ray DALIO:大家好。王伯明:今年,尤其是这个月,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。你是第一个随着改革开放来到中国的外国人。中信邀请你来。你还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集团捐赠资金,帮助中国发展资本市场。你能告诉大学生在过去的40年里,你对中国发生的如此巨大的变化有何感受吗?雷达里奥:我在中信大厦看北京老城。那时,中国没有高楼。当时,我以为将来一定会兴建各种各样的高层建筑,因为经济发展的障碍已经消除,经济发展终于开始了。很难想象当时我看到了什么。我给公司老板的礼物只是一个10美元的计算器,他们认为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在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。他们的办公室位于一家旧酒店的楼梯间,没有钱。基本上,我一年来中国两次。我认为中国的发展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奇迹之一。中国的经济管理和市场发展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之一。王伯明:你们的桥水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,并一直与中国合作。雷达里奥:我们和中国一起发展。我儿子11岁时,我送他去上学。那时他去了一所国际中学。我记不起他的中文名字了。我的家庭在中国长大,这对我来说是一次非常愉快的旅行。王博明:让我问你一个问题。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会面。他们认为中止双方再次征收关税的时间是90天。你能对此事发表评论吗?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。世界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地方。有时它可能会觉得两个大国没有空间,肯定会有摩擦和冲突。事实上,不仅贸易,其他领域的竞争在技术上也特别重要。因为那些技术发展良好的国家都是新兴国家。如果你看看发展的历史,你会发现技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。例如,荷兰,这样一个小国是如何成为世界贸易帝国的?这是因为他们利用当时的技术建造了这艘可以环游世界的船。他们从这项技术中受益,并创建了一个伟大的帝国。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在竞争。这种竞争关系不仅是贸易问题,也是其他领域的竞争。因此,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够共存。有两种不同的共存方式。一位领导人告诉我,美国和中国对同一概念的看法不同。美国是一个由个人组成的国家。个人主义和竞争之间的关系形成了一种自下而上的方法。中国以家庭为单位,中国的“国家”既有国家又有家庭。因此,“家”在中国是一个单位,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方法,这影响了我们做任何事情的原则。美国人从一个方面看待这个问题,而中国人从另一个方面看待这个问题,这将导致某些方面的竞争。美国人认为“中国制造2025”战略是自上而下的,对美国人不公平。然而,当中国人看美国时,他们会认为它是一个混乱的国家。例如,教育和基础设施都很混乱。因此,这两种不同的社会形式有不同的观点。在我们这个时代,文化差异确实带来了一些问题。王伯明:除了你提到的问题,你如何看待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?我认为这取决于它是合作关系还是对抗关系。为了满足所有国家的利益,我们必须建立合作关系。

在这种合作关系中,有多种方式可以互相帮助,这是最重要的。我们还必须努力实现这一目标,并尽最大努力找到一条道路。王伯明:你以前提到过关于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各种话题。过去一个月,美国股市暴跌。你认为明年或明年会发生什么?危机会很快到来吗?雷达里奥:现在让我们谈谈我的原则。所有的事情都会重复发生。这是一个经济周期。生产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最重要的因素。它来自效率和技术。当我们学习时,我们的效率会提高。有一个相对较短的周期,称为商业周期。商业周期出现衰退,衰退后市场缺乏流动性。央行将提供更多流动性并提供信贷。获得信贷后,购买力可以实现,获得购买力后,债务也随之而来。随着经济增长,增长限制也越来越少。央行将再次收紧货币政策,我们的利润将下降,股价将上涨。收紧货币政策后,将影响资产价格,改变中长期利率的差异,也改变人们对投资回报的预期,最终导致更多的债务问题。债务偿还问题之后是经济衰退和衰退。衰退过后,央行将回到低利率的货币政策,一个周期将再次出现,这就是周期的重现。一段时间后,我们会发现有各种各样的周期,累积相关的债务压力和利率将接近零。当利率接近零时,不可能继续降息。印刷钞票和购买金融资产是可能的。这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发生了两次。从1929年到1932年,发生了债务危机,当时利率接近于零。这种情况在2008年和2009年再次发生,利率再次变成零。这两次,央行印制了大量货币,购买了大量金融资产,购买了50万亿美元的资产,并非常低地降低了利率,从而提振了经济和全球金融市场。各种资产的价值更昂贵,如股票、债券、房地产、私募股权等。所有资产类别的价格都在上涨。一年半前,他们开始刹车,这也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做法。在美国,利率现在已经上升,美国仍然是全球储备货币的发行国。美国加息后,中长期利率出现了倒挂,即利差受到挤压,这将影响全球市场。市场上所谓的杠杆规则意味着,如果你购买各种资产,这些资产很可能是非杠杆的,因为利率非常低。你购买各种金融资产,这样我们可以继续借钱,企业也可以继续借钱。它的利率低于资产回报率,这导致了利差,也就是说,借更多的钱赚更多的钱,这鼓励他们进行套利活动。如今,这种利差受到挤压,包括中美关系对全球贸易和资本流动的影响,或者所谓的国家间技术趋势的兴衰。美联储将对全球市场产生各种影响。王博明:最近,新任美联储主席提议明年加息三到四次。他说利率应该立即达到中性水平。我们预计中美之间的贸易协定将慢慢敲定。未来利率将达到中性水平。你如何评价2019年美国的经济形势?雷达里奥:我认为市场相当脆弱。这种脆弱性,或对这种脆弱性的理解,也促使美联储重新审视其货币政策。美国的所谓财政刺激将实现驼峰式增长。美国将会有大量的债务。这些债务水平将在明年受到市场的挑战,并将挑战所有市场。这种财政刺激已经实现了经济驼峰效应,并将导致经济放缓,从而对市场产生负面影响。我并不是说美国市场将迅速下跌,而是说它相对脆弱,因为资产将更加昂贵。

至于中美关系,我只能说充满希望。我希望这个问题能尽快解决。但是它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。就2019年而言,如果我们看看所谓的全面提供各种流动性的大周期,我们可以说,在过去四个月里,我们采取了各种慷慨的措施,包括减税和免税、央行购买资产和降息。我们可以说,所有可用的手段都达到了顶峰。我们应该注意高峰过后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。王伯明:我知道美国经济在上季度和本季度仍然非常强劲,至少目前是这样。未来,美国经济会快速放缓吗?我指的是2019年和2020年这样的窗口。雷达里奥:在20世纪60年代,股票市场非常强劲。持有股票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,但如果经济强劲,股票下跌,那就有点奇怪了。如果出了问题,一定有恶魔。这可能是一种所谓周期结束时的感觉,因为有收紧的迹象,这应该是卖出的好时机。因为感觉这是一个周期的结束,有一个非常强有力的政策。现在,减税的财政刺激更能推动经济反弹,这使得股票更具吸引力。由于减税,最好购买股票,购买后的投资回报率股票更高,从而导致股票的价格上涨。现在你看到了所谓的美国经济实力。如果考虑到利率和股票价格的紧缩,它实际上改变了股票风险的收益率,这有一定的滞后效应。事实上,我认为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经济都显示出疲软的迹象,未来可能会出台更多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。换句话说,政策落后于经济,经济落后于市场。也就是说,市场的一些趋势在经济学领域并不十分明显,政策可能会进一步滞后。王博明:祝贺你刚刚写的那本书《原则》。我希望这本书在中国成为畅销书。你说过你会再写一本书。你能简单总结一下,你过去提出过这么多投资原则,我想有上百个。你的主要核心投资原则是什么?雷达里奥:我已经出版了一两本书和数百条原则。我认为同样的事情因为同样的原因一次又一次地发生。我有时会感到惊讶,为什么这些事情会一次又一次地发生?在我的一生中,我多次出现。当我研究历史时,我发现这些东西实际上已经在历史中反复出现和循环。我们必须充分把握这种因果关系,并从历史中吸取教训。此外,我还提出了一些与因果关系相关的投资原则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明白了每当我做决定的时候,尤其是当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的时候,我必须从历史中学习,让我未来的决定更加明智。我已经做了一些像这样的事情,把原则付诸实践。从30年前开始,我一直在总结这些原则。这些原则是一些面对现实的好策略。当我们把这些原则写在纸上的时候,我们在做决定的时候应该从历史中学习,考虑在做决定的时候应该用什么标准,并把这些原则写下来,因为同样的事情将来还会发生,当我们再次做决定的时候,我们希望看到这些原则写下来。这两本书是25年投资生涯中各种有价值的原则。事实上,这些也是生活的一些原则。生活的原则是什么?是如何解决未知领域。成功的源泉是如何处理未知领域,如何从过去的教训中吸取教训,以及如何面对自己的错误和过失。当你和别人有不同意见时,如何解决问题?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时,如何做出决定?如何处理如此多的可能性?也就是说,解决自己未知的领域。这是我工作和生活中的相同原则。投资部门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行业。每个人都是精英。每个人对什么是股票交易都有不同的想法,但他们可以找到一种协议,尤其是我刚才提到的债务周期。

为什么我要写一个债务周期?因为格林斯潘和伯南克提出了一些个人原则,所以我借用了他们的观点。如果我看到这个循环,我可以看到同样的模式重复出现。格林斯潘也写过这样一本书,所以理解这种循环模式对投资决策非常有价值。如何解决未知领域?例如,债务应该分散,它们的相关性应该最小化。分散和不相关的债务分配可以大大提高你的投资回报。此外,你应该了解各个领域的一些问题,解决未知问题,有效地解决犯错误的可能性。王博明:几分钟后,我会问下面的观众一些问题。马魏华:雷达里奥,很高兴再次在屏幕上看到你。非常感谢您资助成立深圳国际公益学院。你们不仅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做出了很多贡献,也为中国的公益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。我很高兴地告诉你,第一批学生前天毕业,这是由于你的辛勤努力和贡献。让我问你一个问题。你对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未来发展有什么期望?包括中国公益事业的转型,你对公益学院有什么期望?雷达里奥:幸运的是,我的儿子在11岁的时候去了中国的学校,这对他的一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,因为他去了当地的一所学校,而且看起来他一周只能洗两次澡,因为那个时候供水有问题。他非常喜欢中国学生和中国老师,因为他们对他非常热情。当他回到美国,一些人开始收养中国孤儿。他16岁,参加了中国的孤儿福利制度。他觉得500美元可以改善一个孤儿的生活,这对他有很大的影响。当时,中国没有大规模的慈善事业。当他回到美国时,他问他的朋友和邻居是否能筹集一些钱来收养中国孤儿。他这样教我的。那时,我不知道慈善是如何运作的。我并不特别了解慈善是如何运作的,但我和他一起去了。那时,他有一个非常好的中国同事帮助他。那时,他有财政支持,所以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他将此作为慈善基金来运作,以帮助中国有特殊需求的儿童。随着未来的发展,中国越来越富裕。那时我和王一起工作。他在中国民政部工作,通过我儿子认识了他。我告诉他为什么不建立一个慈善组织。比钱更重要的是促进公众的慈善仪式。我邀请比尔盖茨参加这个活动。这就是我们建立的这样一个公益组织,由中国人管理,为中国人服务。我希望你能把它办好,让很多学生受益。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极大地提高了人民和政府对公益事业的认识。在我看来,如果社会想要正常运转,它不仅能为自由市场人士赚很多钱,还能关心那些失败和受苦的人。我们的社会必须有慈善家。我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多少钱,但是现在我有能力支持慈善事业的发展,所以看到公益事业在中国能够很好的发展真的很令人鼓舞。我对它的未来非常乐观。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,就像中国市场的发展一样,同样重要。中国市场的发展非常重要。同时,我们应该发展一个关心他人的慈善机构。慈善部门也非常重要。王博明:对不起,RayDALIO,我们的时间到了,非常感谢你今天抽出时间和我们谈话。在纽约,现在已经很晚了,谢谢你今天的参与。Ray DALIO:谢谢。王伯明:关于慈善,马主席说,他在中国组织了深圳国际公益学生,由雷打利奥牵头。董事长为马董事长。谢谢大家,本次会议结束了。

最新文章